终岁少年游-欢迎访问西安理工大学新闻网_

www.649.net

终岁少年游

 信息来源 校报网  信息时间 2019-01-02 08:44:29  信息分享

“哎,最近怎么样?”许久未见面的好友发来消息。我回给她一个哭丧的表情,“李大侠最近要被考试整疯了,感觉要变为后期的慕容了。”“那我来做善解人意的阿碧姑娘吧。慕容公子何时回燕子坞呀?阿碧很想你嘞。”后面缀着一个嬉笑的表情。我望着屏幕,释然而笑。

在未搬家之前,我和小婷都住在所属工厂的家属楼里,上下楼层。小时候我们两家关系并不好,因为小婷妈妈总喜欢用漏水的水管而不加以维修,劝说多次无果后,妈妈只能拿着盆子在漏水的地方“滴滴答答”地接着。而我也不喜欢小婷,因为她总在晚上九点在地上滚弹珠,叮叮当当的,而我八点半就在妈妈的“威胁”下乖乖去睡觉了。妈妈和小婷妈谁也不理谁,我和小婷见了面也要互相学着电视里的样子狠狠瞪对方一眼,再很大力气地拧过头去,示意不想看见对方。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。因为妈妈和小婷妈追了同一部电视剧,并且都喜欢女二,在一众声讨女二的呼声中,她们觉得对方是战友。而我也和小婷握手言和,因为我们都喜欢武侠小说。

自和小婷和好,便成了老师办公室的“常客”。她埋怨我,小学五年级时,老师让每个字组十个词语,遇到“峰”字,我未及多想,便组了“乔峰”。“这可以吗?这是人名啊!”小婷写作业不认真,总是跑过来看我的,而且每次都义正言辞地辩解,“我这不叫抄,是帮你检查。”“怎么不行?名人的名字就是词语,等你有一天出名了,你张小婷也可以写在词语框内!”我反驳道。“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。”小婷点点头,继续探过头来帮我“检查”,手里的笔不停。后来我们又在“胡”下写了“胡斐”,“逍”下写了“杨逍”……很快便凑够了每个字的十个词语。看着其他小伙伴还在托着脑袋,冥思苦想,我俩很得意,就像站在华山峰顶的绝世高手,俯瞰云雾微茫中攀登峭壁的其他江湖人士。我觉得大侠就该兼济天下,心系苍生,于是把作业本借给了全班同学传抄。“谢谢你!”盛同学望着我眼里冒星星,一脸崇拜。我挥挥手,“没事,行侠仗义本就是我李大侠的做事风格。”大侠就是大侠,到哪里都有粉丝追捧,我很陶醉。直到多年后,盛同学每次见我,还不忘唤我声“李大侠”来调侃这段中二的历史。后果就是第二天老师把作业本扔到讲桌上,问谁是主谋,大家没有丝毫犹豫,就纷纷指向了我和小婷。忽觉有些悲凉,我觉得自己像极了在聚贤庄被武林豪杰叛离的乔帮主,不过人家身边有阿朱姊姊陪伴,而我身边却是在关键时刻推卸责任的“损友”。我和小婷趴在老师办公室外的台阶上,每个词语罚抄五十遍。看着昨日“出手相助”的众伙伴背着书包纷纷离开,老师也拎着袋子下班回家,嘱咐我俩,抄完了别忘了关灯再走。在昏黄的灯光下,顿觉萧索,便如令狐少侠被赶出华山时的心情一般。小婷在一旁边抄边数落我,每写一行还要故意撞我一下,让我把字写不好,以此来泄恨。如果可以反串的话,我觉得岳不群可以找她来出演,当真是本色出演,不过我没敢说出来。

我也抱怨她,初中毕业时,要填学生信息表。谁还能记得小学时的老师叫什么呢?全班望着老师一栏的空白,一筹莫展。后来大家便不约而同地自创名字,我俩一拍即合,在体育老师一栏里,她写了“郭靖”,我填了“杨康”。“不行,我要跟你换一下,杨康是个小人,不能做我老师。”我伸手抢她的信息表。“哎,你想想杨康的师父是谁?是丘处机道长呀。再想想你最爱的杨大侠,爱屋及乌嘛。”小婷早有防备,把信息表护在怀中,劝解道。当天下午我俩便被叫至班主任办公室,一室的老师都啼笑皆非地看着我俩。“你们编名字我能理解,能不能编的像一些?”我俩低着脑袋,不吭声。即使是大侠在江湖中,有时也要委曲求全呀。

自高中后,我们不在一个学校,又都搬了家,至现在她在海南感慨“为什么海南的椰子比家乡的还要贵”,我在西安惆怅着“霾中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,但便如峨眉雾霞中的郭二小姐和武当峰顶的三丰大师,大家都是互相牵挂的吧。不过待何日再聚,怕又聊不了几句,又会为了一个武侠人物争执起来吧。不过,我期待着。

何必桂花载酒,与你同行,终岁少年游。


主办:西安理工大学         承办:中共西安理工大学委员会宣传部
建议使用IE9及以上版本IE浏览器,1360*1280以上分辨率